2018-08-20来源:郪江镇新闻网

《龙虾》是一部反乌托邦的电影。故事的画面都是阴郁的。酒店与荒野中的两种规则把人们置于一种奇怪的境地:在酒店里单身是有罪的,要接受各种教育和前景悲惨的训导,并且要靠狩猎单身狗而获得住店的延期;而在森林中的单身狗们相爱是不被允许的,人们狼狈地活着,却坚决不许彼此温暖。焦虑,无法抑止的焦虑。这就是我在电影《龙虾》中感受到的。身为男主角,从酒店到森林再到大城市,大卫要何去何从?有人说,在这部电影中看到了勉强不会有幸福。大卫在酒店里百般努力想结束单身,但是却仍然没办法和最出风头的女猎手在一起;而另一方面,是真爱的不可抵挡。在森林里,就算受到生命的威胁,大卫也仍然与反抗军的女子走到了一起。但是在我看来,整部电影的荒谬和疏离感才是故事的灵魂,它使《龙虾》被赋予了强烈的嘲讽意味。事情是这样的:你进入了一个规则奇怪的酒店,你遇到了诡异的事,你求生,你历险;你又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你遇到了爱情,你的爱情有麻烦了;你的姑娘瞎了,你拉着她躲躲藏藏逃避追杀,你最后想陪着她一起瞎,但又对自己下不去手……你怎么这么多戏。如果怕变成动物,干脆不要去酒店就是了,为什么偏要接受那一套毫无道理的规则,再去批判它?看到大卫他们在那里煞有介事地难受又试图反抗,我却完全一副看热闹甚至嘲讽的心情。那一刻,我觉得这部电影并不太适合我。就像我如今也无法接受大段大段诉诸于虚假情感的陈述、描写和口号一样。我总是游离于那些文字之外,为它们的句式和修辞感到不可思议。过分渲染的情绪很难动人。至少在我看来,《龙虾》里的很多情节都是无病呻吟。或者说,它起到了相反的作用,成功激起了我对人物的反感。

编辑:
关键词:海南岛博彩业